• <tr id='FWRAOl'><strong id='FWRAOl'></strong><small id='FWRAOl'></small><button id='FWRAOl'></button><li id='FWRAOl'><noscript id='FWRAOl'><big id='FWRAOl'></big><dt id='FWRAOl'></dt></noscript></li></tr><ol id='FWRAOl'><option id='FWRAOl'><table id='FWRAOl'><blockquote id='FWRAOl'><tbody id='FWRAO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WRAOl'></u><kbd id='FWRAOl'><kbd id='FWRAOl'></kbd></kbd>

    <code id='FWRAOl'><strong id='FWRAOl'></strong></code>

    <fieldset id='FWRAOl'></fieldset>
          <span id='FWRAOl'></span>

              <ins id='FWRAOl'></ins>
              <acronym id='FWRAOl'><em id='FWRAOl'></em><td id='FWRAOl'><div id='FWRAOl'></div></td></acronym><address id='FWRAOl'><big id='FWRAOl'><big id='FWRAOl'></big><legend id='FWRAOl'></legend></big></address>

              <i id='FWRAOl'><div id='FWRAOl'><ins id='FWRAOl'></ins></div></i>
              <i id='FWRAOl'></i>
            1. <dl id='FWRAOl'></dl>
              1. <blockquote id='FWRAOl'><q id='FWRAOl'><noscript id='FWRAOl'></noscript><dt id='FWRAO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WRAOl'><i id='FWRAOl'></i>

                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優化的政府責任路徑探索

                來源:第二屆中國管理國際學術會議入選論文    日期:2018-03-12    瀏覽量:66914次    作者:王瑩,沈曉峰

                摘要:城市公共安全面臨挑戰的不斷加深,日益凸顯了政府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責任擔當。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優化離不開政府責任的建立和完善。傳統官╱僚體制下的城市公共安全管理面臨著政府責任消■極、無限的困境,而基於治理理論基礎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由於治理邊界的模糊可能導致政府責任的模糊。要使政府負擔起積極責任,則需要在科學定位其責任的基礎上再造政府組織模式,創新◆政府責任制度,全方位構建政府責任體系。

                關鍵詞:城市公共安全  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  治理  政府責任

                 

                2001年美國“911”2003年我國的非典到近年上海外灘踩踏及天津濱海危險化學↙品爆炸等災難性事件的發生不斷地揭示著城市所具有的脆弱性。隨著城市發展的加快以及城鎮化的推進,我國各類公共安全事件時有發生,城市政府的公共安全治理能力建設明顯落後於城市的快速發展,相比世界發達國家還存在不小的差距,這已成為影響我國城市可持續性發展的重要因素。因此,加速城市公ω 共安全治理優化,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水平,便成∑為我國城市政府面臨的重要課題。而這☆一課題的解決首先需要回答政府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責任問題,這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目標能否順利實現密切相關。

                目前國內有關城市公共安全的研究受到不同學科學者的廣泛關註,他們基於各自的學科視角、采用不同的思維方式和方法,從不同的角度對該問題進行了探討。總體來看,主要集中在三個角度:第一,從宏觀角度對城市公共安全問題進行理論探討,如《關於城市公共安全管〓理的思考》(劉承水,2007)、《城市◎公共安全體系存在的問題及其解決方略》(王雪麗,2012)等;第二,從比較的角度對西方發達國家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方面的經驗㊣ 進行介紹,如《西方〖公共安全管理歷程及理論對我國的啟示---以美國為︽例》(韓國明,2009)、《發達國家公共安全理念述論》(朱正威,2006)等;第三,著眼於微觀視角對城市公共安全技術實現的對策等進行研究,如《城市公共安全兩級預警機制的基礎研究》(何偉怡,2006)、《城市公共安全的應急響應模擬》(毛鋒,2010)和《城市公共安全服務供給的基本機制及其整合-----以城市社會治安服務為例︾》(侯雷,2014)等。

                從目前已有研究來看,既不乏城市公共安全體系↓構建等宏觀理論探討,也不乏城市公〓共安全技術形成等微觀研究,多是從如何實現城市公共安全的視角來思考,而缺〗乏某一種中觀視角,例如從某一類特定主體的視角探討其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具體責任和實現方式。鑒於此,本文擬從政府責任角度探討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優化,試圖厘清中國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政府責々任的特點,並在治理理論的基礎上,提▲出通過再造政府組織模式,創新政府責任制度,促進政府在城市公共安全々治理中責任的實現。

                一、傳統官僚制下∞城市公共安全管理的政府責任困境

                官僚制是一◣種理性的設計,它是現代化工業大生產與西方理性精神相融合的產物。在官僚制中,官僚制組織的權力和權威建立在正式規則的基礎上,所有組織成員必需一致認可和嚴格遵循這套規則,組織成員不能有自己獨█立的價值與目標。因此,在☉傳統官僚制安排下,政府責任也即遵守官僚制的基本規則、基↑本程序和基本秩序,相當於履行最低限度的職責。這種由官僚制內在特點所◣決定的政府責任因為只履行最低限度的職責,所以是較為消極的。作為行政組織的政府失去了自主性,完全被組織的目標所束縛,只能履行正式的、層級制的法律意義上的責任。

                城市公共安全管理是城市政府通◥過制定和實施一系列的策略來防控各種重大事〒件、事故和災害的發生,以保護人ㄨ民生命財產安全,減※少社會危害和經濟損失[4]。在傳統官僚制度安排下,政府負責防災減災∞、維護治安、制定法律法規,實施行業監管等與公共安全有關的所有事務,社會公眾只能被動接受管理,政府與社會之間是一種管控關系。計劃經濟時期,這種制度安排曾發揮了很大作用,政府在城市公共安全領域內集中大量財力人力←,城市公共安全狀況得到▓迅速地改善,實現了集中力量辦大事。例如1983年左右進行的全國性嚴卐厲打擊刑事犯罪的嚴打事件,就是比較典型的例子。

                受這種制〇度安排的影響,目前我國政府仍然是城市公共安全的管控者,城市的公共安全產品由政府直接提供。但是,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迅速發展,城市規模不斷擴大,城市結構日趨復雜,各種正式、非正式的社會組織迅速湧現,傳統政府與社會間管∩理與控制的關系正發生著深刻的變革。與此同時,公共安◆全支出迅速增長,2014年公共安全支出為1389.15億元,比前一年預算執行數增加→了7.1%5年公共安全支出∑ 增長七成,龐大的支出正逐漸成為國家財政的沈重負擔[1]。但我國公共安全形勢正日益嚴峻,每年因公共安↙全事故造成的非正常死亡超過20萬人,傷殘超過200萬人,經濟損失超過6000億人民幣[2]。可見,傳統官僚制下城市公共安全管理中政府消極管控的責任模式難以適應城市公共安全面臨的新挑戰。為了滿足未來中國應對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的長遠需求,要努力實現城市公共¤安全管理向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轉變。

                二、現代治理視野下城市□ 公共安全治理政府責任邊界的模糊

                治理理論⌒基礎上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能夠消除傳統官僚制下城市公▲共安全管理的部分弊端。治理是政治國家與公民△社會的良性互動,它的本質在於政府與公民對公共事務的合作管理。公共安全本身的管理難度較大,加上城市特性的放大作用,使得城市公共安全很難得到政府ζ單方面的、全方位的、有效的管理。城市公共安全管理需要在治理理論的基礎上從理念到策略進行√變革,實現由壟斷♀轉向合作,由等級〖式轉向網絡化,由國家◎視野轉向區域、全球視野。

                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有以下幾個特點:首先,治理主體多元化㊣ ㊣ 。傳統官僚體制下,政府是唯一的治理主體。而治理中,政府、企業、社會組織都有可能成為治理的主體。其次,多元治理主體間責任界限的模糊性。在城市公共安全管理中,所有管理責任都由政府來承擔,在治理中,責任由◥社會或市場承擔,或者三者共同承ζ 擔,因此,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的責任界限變得比較模糊。第三,多元主體合作網絡體系的↓建立。多元主體合♀作網絡體系倡導建立一種公共事務的管理聯合體,通過協商、對話來建立相互之間的信任,共同承擔風險和責任。但是由於治理主體間界限的模糊性,必定導致政府責任的模糊性。在政府責任模糊的情況下,政府部門容易出現Ψ機會主義行為和搭便車、互相推諉責任的現象。例如,食品安全監管中由於部門職能重疊和職權交叉導致∞政府責任模糊,從而造∮成城市公共安全多頭管理卻沒人負責的現象。

                我們以問題奶粉為々例。我國近年來不斷出現嬰幼兒奶粉的安全問題,首先是2004阜陽劣質①奶粉事件,接著出現2008三鹿三聚氰胺奶粉安全事故,然後2013年部分洋品牌嬰幼兒奶粉又出現質量問題。嬰幼兒問題奶粉事件的頻發,暴露出某些企業最大限度謀求利益而喪失了社會責任感,但更加值得註意的是,政府在嬰幼兒奶粉監管中的ㄨ責任模糊和缺失對奶粉事件的發生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導致嬰幼兒奶粉安全保障中政府責任持續☉缺失的原因是:第一,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縱向權責劃∮分不夠具體。目前,我國對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的權責劃分存在著一些較為模糊的領域,尤其是地方政府的權力與責任嚴重不符,在得到中央賦權之後,地方政府在很多事項上都是有權無責。例如,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石家莊市政府在得知三鹿牌嬰幼兒奶粉「有問題時,既沒有及時報告河北省委、省政府,也沒Ψ有報告國務院有關部門,還試圖為三鹿集團開脫№罪責,導致了危害的進一步擴大[3]。第二,政府部門※間的橫向權責劃分不夠明確。以食品監管為例,由於我∴國采取的是分段監管為主、品種監管為輔的食品安全監管體制,監管權限分屬於食品藥品監督管理、農業、衛生、質檢、工商等多個部門,形成了多部門管理、不同部門負責不同環節的管理格局,尚缺乏一個總攬全局的、具有高度權威的⊙部門統一負責所有的食品安全執法,這可▆能出現管理交叉地帶的監管空白和漏洞,以及監ζ管失職行為的責任主體難以查明,同時還會導致逃避監管責任▓的行為[4]。第三,行政問責制╱不夠完善。目前行政問責制在我國實行時間不長,還不夠完善,具體表現在:政府對問責在思想上不夠重視,問責的主體不夠明確,問責的法制建設滯後,制度缺乏可操作性,結果造成問責執行起來較為困難,並且問責的效果也不明顯。

                三、廓清政府責∩任,實現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優化的路徑

                傳統官僚制下城市公共安全管理中的政府責任具有消極和無限ㄨ的特征,而現№代治理視野下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由於多元治理主體間界限的模糊,導致政府責任的模糊性。如何避免政府由於責任模糊而采取搭便車的行為,如何實現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優化?單靠政府的自覺是行不通的,應該建立起促進政府積極承擔責任的@ 組織和制度。在當下,進行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組織體系再造和責任制度創新是一ω 種可行度較高的選擇。通過組織體系再☆造和責任制度創新,廓清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政府責任邊界,矯正∏政府責任模糊,並讓公眾監督政府責任的履行,從而促進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優化的實現(見圖1)。具體來說,廓清政府責任,實現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優化,有以下路徑:

                1 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優化實現模型

                (一)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組織體系再造

                目前,城市公共安全組織管理體系的構建,需要ζ使組織從金字塔式的結構向扁平化結構的方向發展,從政府單一管控的模式向▽政府與社會合作共治模◎式的方向發展。可以通過建立綜合協調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核心機構,組建區域城市政府間公共安全治理委員會,完善政府與社會力量的合作網△絡,為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組織體系再造提供保障和支撐,從而促進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政府責任的實現。

                1、建立綜合協調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核心機構。

                城市公共安全治理需要≡組織保持較好的彈性,並且︾能在保持應急組織自主性的基礎上加強應★急組織之間的協同,形成ω 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合力。為此,必須建立權威性、制度化的,具有戰略整合能力的多元主體合作治理核心機構,從全局高度協調多元主體各個成員組織的行為,避免多元主體間各自為政,在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能夠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應對的有效決策。我國目前實行的是分災種卐、分職能、分部門管理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組織體系,缺少常設』性的,具有綜合協調與決策功能的城市公共安全▲核心機構,由於々對各部門協同的相關角色、職責、運作程序等∮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導致既無法形成制度化的組織協調和部門合作,又無法有效整合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資源,因而在應對綜合性的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時形不成合力。為此,我國可以在中央、區域和地方三級設立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核心機構,明▂確其具體的組織形式及職能,以此來引導各個層次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合作網絡中各個成員組織間的≡互動與協【調,並在各個層級形成包括政府、企業和社會組織在內的全方位、立體化的合作網絡,通過合作網絡來識別城市中潛在的危險,搜集相關信息,預防公共安全事件的發生,並在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協調各部門、各地區共同應對[5]

                2、組建區域城市政府間公共安全治理委員會

                城市重大公共安全事件所引發的災難性後果有」時候會擴散到周邊的地區,甚至波及整個社會。例如,2005年吉林石化爆炸事故及松花江水汙々染事件,松花江水汙染事件是吉林石化爆炸後的一個重大的連鎖危機◥,嚴重影響了哈爾濱市及沿江下遊數百萬居民用水、危害範圍超出了吉林省、黑龍江省,擴散到了俄羅斯,其危害指數和危害性遠遠大於爆炸本身[6]。發生在一個城市內部的公共安全事件會因為其擴散效應而延伸到周邊的城市。目前,我國公共安全領域內的城市政府間合作並◥不多,往往是公共←安全事件發生之後才臨時進行⊙合作,規範化▆程度較低,尤其缺乏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常態化、制度化的區域合作組織機構。為了加強與周邊城市經常性的溝通及有效性的合作,可以由區域內各城市政府指派人員組建區域城市政府間的公共安全治理委員會,通過這個的治理委員會,對區域內各個政府的公共安全治理能力進行整合】,形成治理的合力。

                3、完善政府與社會力量的合作網絡

                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的發生對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組織體系◆是一場嚴峻的考驗。再造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組織體系必須完善政府〒與社會力量的合作網絡,整合社會資源,提高城市應對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的能力。政府與社會力量合作網絡的構建應從以下兩個方面入手:第一,提升居民和社會組織應對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的能力。目前,我國城市居民和社會組織的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防範意識和應對能力都不強,一旦發︼生突發事件,市民和社會組織往往不能理性的↓應對。因此,政府必須加大對城市居民和社會組織公共安全意識教育培訓的力度,提高他們在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應對中的自救與互救意識以及防衛與救護能力,以有效的應對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第二,發揮社會力量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作用。城市政府應樹立治理理念,加大宣傳教育的力度,強化市民和社會組織的公共意識和社會責任感,充分發揮其在應對城〗市公共安全事件中的積極作♀用。下面列舉幾個主要的社會力量與政府之間合作關◆系的構建:

                1)非營∩利組織。非營利組織參與城市突發公共安全事件應對是出於公益性和誌願性,如果這種自發的參與如果沒有政府的正確引導,則容易導致混亂,無法形成整體性的力量。因此,政府應賦予非政府組織相應的權利及責任,調動他們參與的積極性,並制定相應的法律法規對其進行規範和制約。

                2)企業。企業參與公共安全治理一方面可以消除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給企業◢帶來的威脅,維護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可以提升企業在消費者心中的↘形象。政府一方面要鼓勵企業參與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應對,特別是鼓勵企業提供免費或低價的救災物品,另一方面,要防止和打擊個別企業的諸如提供假冒偽劣的救災物資不法行為。

                3)市民。市民參與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應對一般都是一種自發的集體行為,他們通過非營利組織和社區自治組織的形式來參與,成為城■市公共安全治理多元主體的重要組〇成力量。但是值得註意的是,政府在卐動員市民參與治理的同時,也要規範市民在城市公共安全ζ事件中的行為。

                (二)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政府責任制度體系創新

                從制度上確定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政府責任可以從根本上保證政府責任的貫徹落實。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政府責任制度體系創新主要是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根據公共安全事件性質采取適當的集權與分權相結合的權力分配制度,通過改進城市公共安全的責任制度與監督制※度,對各個權力與責任主體進行有效的監督與制約。

                1、建立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權力分配制度

                權力分配是指我國省域中心城市政府部門與其它部門之間的權力◥劃分。當城市突發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中心城市政府部門需要集中一切可以調動的信息、資源和力量來應對所面臨的公共安全事件,這就要求突破常規管理中城市政府部門與其他部門之間的權責機制,進行權力的重新配置。

                第一,高層決策的適度集權。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突發性強、後果嚴重、影響深遠的特點客觀上要求調動城市的全部力量在第一時間進▼行積極應對,為了Ψ調配資源,協調各方沖突矛盾,提升決策效率,必須設々立一個具有最高權威的決策中心,適當集權,以便在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發生的特殊情況下加強對其它部門的指揮和監督。政府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常規決策權力是分散的,決策方案的產生必須在民主的基礎上經過一系列的法定程序。而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情況危急,為了↙提升公共安全事件應對的效率和效果,需要由最高決策中心快速做出決策,強令其它部門▂執行。

                第二,劃分權力。高層決策需要適度集權,但過於㊣集權,同樣會造成突發性公共事件的應對不力。因為:(1)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數量多、情況復雜、危害巨大,如果所有決策都由最高權威指揮機構做出的話,最高指揮機構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工作量;(2)基層政府和地方政府往往最先了解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的∑真實信息,而信息從最基層傳達到最高權威指揮機構時可能@會影響其真實性,即使信息準確,由於】環節過多,信息傳達可能會延誤「時間,影響突發事件應對的效率[7];(3)如果不給予其他部門決策權,他們很難真正承擔起應對公共安全事件的責任,因此,最高權威指揮機構必須合理配置權力,向其它部門授權,並對他們課以相應責任。

                2、改進城市公共安全治理責任制度

                目前我國城市政府公共安全治理的政○府責任制度還不完善。如果只規定城市政府的公◣共安全治理責任而沒有相應的責任追究,則不@ 利於政府責任的實現,因此,必需改進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責任制度,使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政府責任落到實處。

                1)加強城市政府公共安全治理的績效評估。目前,我國城市政府還沒有建立起對公共安全治理進行評價判斷的完整體系,一些對策性研究難以正確評價和判斷事件的性質和發展趨勢,所以,必需建立一套科學的政府公共安全治理績↓效體系,通過建立各種參數的分析模型,向♀決策者及社會公眾發布真實科學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評價指數[8]

                2)建立行政問責〗制度。行政問責制是指對政府及其官員的一切行為和後果ω都必須而且能夠追究責任的制度,其本質是為了達到權為民所用,而規範、限制、約束政府及其官員權力的行為[9]。行政問責制的一個基本原則是權責對等,實現行政責任的途徑主要有:司法機關追究行政機關及公務員的法律責任;各級黨委行使人事□任免權,追究行政首長的領導責任,行政機關對◤公務員的責任追究;行政相對方的追究。其中∞行政相對方的追究是我國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政府責任︻實現最重要的途徑[10]

                3)建立引咎辭職制度。城市政府在公共安全治理★中決策錯誤所造成的損失程度不同、所要承擔的責任大小不同,所以處理方式上也不完全相同。除了要追求決策失職者的經濟責任和法律責任,還要建立引咎辭職制度,引導責任輕、造成損失小的領導主動引咎辭☉職,促進政府部門領導在城〇市公共安全治理決策失誤時主動承╱擔責任的行政自律◣機制的構建。

                4)完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領導決策責任◆追究的法律制度。想要改進城市公共安全治理責任制度,必須在法律和行政法規中對決策失誤的領導應承擔何種程度的政治責任、經濟責任、行政責任和法律責任以及處理程序做出明確的規定,使責任追究做到有法可依、執法必嚴[11]。對損害№公民合法權益的,必須依法給予賠償;對因決策失誤導致損失的ㄨ,必須依黨紀政紀給予處分;對造成國家重大利※益損失的,必須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3、健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監督制度

                在權力≡劃分後,必須建立起對權力監督的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監督制度,這種監督制度包括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系統的內部監督和外部監督。內部監督實現的具體做法是,通過獨立的信息反饋系統來監督城市政府及其它部門,實現城市公⌒共安全信息反饋系統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系統的互相獨立▲。信息反饋系統自上而下形成一個獨立系統,由城市政府的最高安全決策系統〇直接管理,不向其它部門領導人負責,與其它部門」在人事、財務上也沒有隸屬關系,只需要向最高安全決策系統負責。這種獨立的信息反饋系統有利於獲得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有關的真實具體信息,從而促進內部監督的實現。

                外部監督制度的實現可以通過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司法監督。司法機關通過嚴厲制裁在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應對中玩忽職守、隱瞞實情、逃避責任的瀆職和◎違法行為,來監督城市政府各部門及其工作人員。在城市突發∑ 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城市政府的決策失誤給市民帶來的損失往往比平時更大。所以,必需嚴格審查政府在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應對中的抽象行政行▂為,糾正其失誤行為,從而降低公共安全事件的損失。第二,媒體監督。新聞媒體在發生公共安全事件時,能夠第一時間向市民公布真實信息,促進政府行為和公共安全事件信息的公開透明,從而發揮其對政府應對突發公共★安全事件行為的▓監督作用。然而,不少城市政府領導常常采用各種手段阻止記者采訪,想要封鎖公共安全事@件的真實信息。因此,城市政府△必須與媒體積極配合,保證新聞一定的自由度,禁止對媒體采訪設置障礙,發揮媒體在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的監督作用。第三,公眾監督。市民常常處於城市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發生的第一現場,能夠親身了解公共安全事件發生、發展∮的全部信息。當市民發現城市政府領導人對城市公共安全事件救治不力時,通常會♀越過這一級城市政府,將信息向上一級政府反〖映。因此,要重視和加強︼信訪制度,拓寬市民與政府之間進行溝通的渠道。

                四、結語

                公共安全是人類社會的一項基本需求,城市公共安ξ 全治理優化的實現離不開政府責任的建立和完善。在城市公共安全事件爆發日益增多、復雜性日益增強的背景下,政府只有負起責來,才能夠有效地化解各種突發性公共安全事件,保持社會的穩定,促進城市安全♀水平的提高,實現城市的可持續性發展。毒奶粉事件的事實表明,城市公共安全治理中政府責任缺失的原因是♀中央和地方之間的縱向權責劃分不具【體、政府不同部門之間的橫向權責劃分不明確及行政問責ω制度不完善。只有通過合理構建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組織體系,優化各項制度設計,廓清政府責任,加強政府積極責任的實◥現,進而消除影響、威脅和破壞城市公共安全的各種現實的和潛在的風∮險,才能提升城市政府∴的公共安全治理能力,保護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最終實現◢城市公共安全治理的優化。 

                參考文獻

                [1][2]張燕.公共安全治理與政府責任[J].行政管理改︼革,20151):54

                [3][4]欒欣超,周麗婷.食品安全危機中政府責任的缺失及建構[J].湖北民族學院學報,201410):89

                [5]劉霞.公共危機治理:理論建構與戰略重點[J].中國行政管↑理,20123):118

                [6]朱瑞博.領導者公共危機管理能力研究[J].中國【浦東幹部學院學報,20079):122

                [7]曹現強.危機管理中多元參與主體的權責機制分析[J]..中國行政管理,20047):86

                [8]楊曉強.我國政府的危機管理模式研究[D].大連理工大學碩士》論文,2007-05-0730

                [9]劉定福.我國行政√問責制的多維難題與解題對策[J].行政與法,20126):21

                [10]鄒婷婷.政府災害危機管理預警機制建設研究[D].重慶師範大學碩士論文,2011-04-0136

                [11]劉東鑫.我國城市公共危機管理預警機制問題研究[D].長春工業大學碩士論文,2012-03-0128

                (作者:王瑩  鹽城師範學院講師,中國礦業大學文法學院博士研究生;沈曉峰  鹽城市電子政務辦公室網絡管理科科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