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bnar4d'><strong id='bnar4d'></strong><small id='bnar4d'></small><button id='bnar4d'></button><li id='bnar4d'><noscript id='bnar4d'><big id='bnar4d'></big><dt id='bnar4d'></dt></noscript></li></tr><ol id='bnar4d'><option id='bnar4d'><table id='bnar4d'><blockquote id='bnar4d'><tbody id='bnar4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nar4d'></u><kbd id='bnar4d'><kbd id='bnar4d'></kbd></kbd>

    <code id='bnar4d'><strong id='bnar4d'></strong></code>

    <fieldset id='bnar4d'></fieldset>
          <span id='bnar4d'></span>

              <ins id='bnar4d'></ins>
              <acronym id='bnar4d'><em id='bnar4d'></em><td id='bnar4d'><div id='bnar4d'></div></td></acronym><address id='bnar4d'><big id='bnar4d'><big id='bnar4d'></big><legend id='bnar4d'></legend></big></address>

              <i id='bnar4d'><div id='bnar4d'><ins id='bnar4d'></ins></div></i>
              <i id='bnar4d'></i>
            1. <dl id='bnar4d'></dl>
              1. <blockquote id='bnar4d'><q id='bnar4d'><noscript id='bnar4d'></noscript><dt id='bnar4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nar4d'><i id='bnar4d'></i>

                “一帶一路”沿線經濟金融環境與我國銀行業的國際化發展戰略

                來源:第一屆中國管理國際學術會議入選論文    日期:2016-05-28    瀏覽量:67977次    作者:巴曙松

                摘要:《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將資金融通作為核心內容之一。本文對“一帶一 路”沿線 65 個經濟體的整體經濟發展水平、不同國家的經濟所出階段、金融業發展現狀等進行了詳細評估,同時,對沿線國家的銀行業貸款投放、利率水平、資本充 足率等指標逐一分析,創造性提出了不同國家的經濟環境、銀行業風險的二維圖譜。在此基礎上,本文深入分析∑了“一帶一路”國家戰略▓下我國 銀行業面臨的五大機遇,對比了“一帶一路”領域中資銀行與國際同業的優劣勢,提出了要將中國的大型銀行打造成沿→途國家的主流銀行的建議和具體戰略步驟。

                    2015年3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提㊣出了共建“一帶一路”的方向和任務,並將資金融通▽作為核心內容之一。本世紀以來,“一帶一路”沿線65個經濟體發展速度總體快於全球平均水平,銀行資金成為經ξ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這一區域在全球經濟版圖㊣ 中的地位更加凸顯,對資金需求↘也日益旺盛,也為銀行業走出去提供了廣闊空間。我國銀行業應抓住“一帶一路”的戰略性歷史機遇,加快在“一帶一路”區◥域的國際化戰略,推動構建“人民幣區”,助推國家建設金融大動脈和“一帶一路”願景落地。

                一、“一帶一路”沿線經濟金融環境明顯改善

                    1.2015年3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提出了共建“一帶一路”的方向和任務,並將資金融通作為核心內容之一。本世紀以來,“一帶一路”沿線65個經濟體 發展速度總體快於全球平均水平,銀行資金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這一區域在全球經濟版圖中的地位更加凸顯,對資金需求也日益旺盛,也為銀行業走出去提供了廣闊空間。我國銀行業應抓住“一帶一路”的戰略性歷史機遇,加快在“一帶一路”區域的國際化戰略,推動構建“人民幣區”,助推國家建設金融大動脈和“一帶一路”願景落地。

                    2.整體經濟發展水平明顯快於全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經濟總量(GDP,現價美元,下同),由2000年的4.4萬億美元增至2013年的22.3萬億美元,13年間〓增長了405%,年復合增長率高達14.8%,在全球經濟總量中的占比從13.2%躍升至29.5%。在此期間,全球經濟總量從2000年的33.3萬億美元增至2013年的75.6萬億美元,累計增長127%,年復合增速僅9.5%。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推進,沿線國家經濟增長有望進一步加速,這一區域在全球經濟版圖中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全球與“一帶一路”國家(地區)GDP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3.前20大經濟體是“一帶一路”區☉域的核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濟規模差↑距較大,2000年-2013年間,前20大經濟體GDP在整個區域的占比一直接近90%,其中,中國(不含香港、澳門地區)、俄羅斯、印度、土耳其、沙特、印度尼西亞、波蘭、伊朗、阿聯酋、泰國、中國香港、馬來西亞、捷克、以色列、新加坡、巴基斯坦、菲律賓等17個經濟體一直保持在前20名。中國的經濟總量占比從2000年的27.07%持續攀升至2013年的41.38%,超過了“一帶一路”區域的五分之二。東盟十國的經濟總量占比從2000年的13.63%下滑至2013年的10.54%。孟加拉、匈牙利、羅馬尼亞、烏克蘭、埃及、哈薩克斯坦、伊拉克等國雖然沒有持續保持在前20大經濟體行列,但整體經濟∩發展速度也不慢,尤其是哈薩克斯坦,排名從2000年的30名跨越至18名。與此同時,2013年,GDP占比超過5%的國家僅中國、俄羅斯和印度,占比高於1%的國家有19個,占比高於0.5%的國家有27個,占比低於0.1%的國家也有19個。

                “一帶一路”區域GDP前20名經濟體(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4.超過40%的國家處於工業化發展後期。錢納裏等 對經濟發展階段和工業化發展階段的經驗性判據,一國農業占GDP比重低於20%為工業化中期,低於10%為工業化後期。2000年,“一帶一路”沿線有40個國家(地區)的GDP低於20%,24個低於10%;2013年,有43個國家(地區)的GDP低於20%,27個低於10%,大多數國家處於工業化中期,超過40%的國家處於工業化發展後期。與此同時,2013年末,90%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服務業占GDP的比重超過40%,中國的服務業占比為46%。相對於服▓務業,這一區域工業☆化水平提升較為緩慢,自2000年至2013年,該區域工業占比超過20%的國家數占比沒有變化,工業化占比超過40%的國家數占比略有提升。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服務業占比分布(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工業占比分布(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5.居民收入快速增長。截止2013年底,該區域人口總數為44.4億,占全球的62%,人口總量較2000年增長了14%,但低於》同期全球16%的增速。在經濟快速增長◣、人口適度增長的環境下,“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地區)居民收入水平快速增長。2000年至2013年間,人均GDP復合增Ψ 長率超過10%的國家(地區)均為30個。2000年至2005年間,人均GDP復合增長率超過20%的國家僅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塞爾維亞等3個國家;2006年至2013年間則增至17個,其中,尼泊爾和柬埔寨復合增長率超過50%。根據聯合國收入水平劃分標準,沿線65個國家(地區)中,達到中高等收入國家及以上的經濟體,從2000年的21個增至2013年的41個,在65個國家(地區)中占比為63%,高於全球的61%。與此同時,2013年低收入國家僅5個,在65個國家(地區)中占比為8%,遠低於全球的16%。2000年,中國人均GDP為949美元,在65個經濟體中排名39,2013年,中國人均GDP躍至6807美元,跨入中★高等收入國家,排名也上▓升至∑32位。


                “一帶一路”與全球國家(地區)收入分布(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6.國內投資水平穩中有升。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國內投資也穩定增長,國內投資占ζGDP比重逐步提升。2000年,國內投資占GDP比重低於20%的國家數為23個,占比為37%,2013年,這一國家數降為17個。與此同時,國內投資占GDP比重高於30%的國家數,從2000年的7個猛增至2006年的17個,隨後略有√下降。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國內投資占GDP比重分布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7.外匯儲備主要集中於前10個國家。2000年-2013年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外匯儲備從〖7608億美元猛增至7.55萬億美元。該區域外匯儲備集中程度一直較高,2000年,前10個國家(地區)外儲占比為75%,2013年進一步增加至87%。2013年,中國、沙特阿拉伯、俄羅斯、中國香港和印度的外儲累計5.7萬億美元,占比高達76%。

                “一帶一路”與全球國家(地區)外匯儲備分布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8.資本凈流入快速增長,進一步集中於少數國家。2000年-2013年間,“一帶一路”國家(地區)外◆國資本凈流入從3523億元猛●增至7628億美元,增長了1倍多。從資本流入國看,資本流入進一步集中。2000年,資本流入最多的五個國家(地區)分別是中國、中國香港、新加坡、俄羅斯、沙特,流入資本合計1979億美元,占“一帶一路”地區的56%;2013年,吸收外國資本最多的中國、中國香港、俄羅斯、新加坡、印度五大經濟體,吸收外國資本合計5870億美元,占“一帶一路”地區的77%。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外國資本流入分布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9.沿線國家以間』接融資為主,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2000年,“一帶一路”沿途國家整體融資規模為5.36萬億美元,2013年增長至31萬億美元,13年間增長了477%,快於該區域GDP的405%增速,金融驅動經濟增々長模式明顯。2000年,“一帶一路”沿途65個國家(地區)整體融資中,貸款占比60.7%,上市公司的市場資本總〖額占比39.3%,僅中國香港、新加坡、沙特、巴林四個經濟體的上市公司的市場資本總額超過貸款規模。2013年,貸款占比進一步提升至65.3%,上市公司的市場資本總額占比下降為34.7%,中國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俄羅斯、菲律賓、科威特、黑山等8個經濟體的上市公司的市場資本總額超過貸款規模。

                    10.不同國家儲蓄水平兩極分化有所擴大。2000年以來,儲蓄︽率高於40%的國家數,從2000年的3個增至2006年的12個,2012年回落至9個,國家ξ 數占比從6%增至22%,隨後降至17%。與此同時,儲蓄率低於20%的國家數量也略有攀升,從2000年的15個增至2006年的17個,2012年這一數字繼續增長18個。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儲蓄率分布(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二、“一帶一路”沿線銀行業發展快,風險有所降低

                    在強勁信貸需求的推動下,貸款投放快速增長,貸款利率大幅下降,利差持續縮「窄,資本充足率水平穩步◥提升,銀行資產質量持續改善,銀行業風險有所減低。

                    1.信貸投放快速增長。2000年以來,“一帶一路”國家(地區)中信※貸投放快速增長,信貸投◥放占GDP比重超過40%以上的國家數從2000年的24個,猛增至2013年末的41個。與此同時,信貸投放占GDP比重低於10%的國家數,從2000年的6個降至2013年的4個,分別是中國澳門、沙特阿拉伯、阿富汗和伊拉克。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信貸投放占GDP比重分布(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2.貸款利率大幅下降,利差持續縮窄。2000年以來,“一帶一路”不同國家(地區)貸款←簡單平均利率從17%降至2013年末的10%。貸款利率高▆於10%的國家數》占比從73%降至52%。與此同時, “一帶一路”不同國家(地區)簡單平均利差,從2000年的9.1%縮窄至2006年的6.3%,2013年進一步縮小至5.2%,利差高於10%以上的國家從2000年的11個,降至2013年的3個。利差低於5%的國家數▓占比從2000年的36%增至2013年的50%。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貸款利率分布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利差分布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3.銀行資產質量持續改善。2000年,“一帶一路”不良貸款率超過10%的國家(地區)占比超過66%,2013年這一比例降為30%。與此同時,不良貸款率低於5%的國家數☆占比從2000年的11%攀升至2013年的45%。2013年末,中國澳門、烏茲別克斯坦、中國香港、新加坡和中國的不利貸款率均低於1%,“一帶一路”國家(地區)銀行業資產質量大幅提升。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不良貸款率分布①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4.資本充足率水平穩步提升。2000年至2006年間,銀行業資本充足率水平略有提升,資本充足率低於8%的占比從39%降至30%。2006年以來,銀行業資本充足率水平大幅提升,資本充足率高於10%的國家數占比從49%猛增至2013年末的67%。


                “一帶一路”國家(地區)資本←充足率分布情況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5.銀行業整體經營環境逐步改善。在對“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地區)銀行業發展環境主要指標進行分析的基礎上,本研究嘗試對核心指標進行排序、打分,並加總各№項指標得分,得出一▅國的銀行業發展環境總得分,同時,通過不良貸款率指標表示一國的銀行業發展風險水平,最後,將總得分和風險水平這兩個指標在二維坐標中進行排序。此外,為了在表中展示一國金融總量水平,我們通過氣泡大小表示一國的金融總量大小。指標選擇:(1)銀行業發展環境指標包括GDP、GDP增速、人口、人均GDP、農業占比、工業占比 服務業占比、儲蓄占比、信貸占比、資本總額占比、總儲備、外國資本凈流入、資本形成占比、利差、貸款利率、銀行資產與資本占比等16個指標;(2)銀行業風險水平指標為不良貸款率;(3)金融總量為信貸與上市公司的市場資本總『額之和。通過對比2000年、2006年、2012年銀行業整體發展環境及風險,研究表明:

                   (1)22個經濟體銀行業整體經營環境良好。2000年以來,中國、新加坡、中國香港、馬來西亞、泰國、捷克、菲律賓、俄羅斯、匈牙利、波蘭、愛沙尼亞、阿聯酋、約旦、埃及、印度、土耳其、印尼、阿曼、沙特、克羅地亞、越南、哈薩克斯坦等22個國家(地區)銀行業整體經營環境一直在前30名,整體表現較為穩定。同時,沙特、越南、哈薩克斯坦等國排名進步較快,匈牙利、埃及、中國香港等經濟體排名♂略有下降。從入選前30名的國家(地區)看,部分國家銀行業經營環境大幅改善,比如白俄羅斯、中國澳門、卡塔爾,2006年和2012年⌒ 均進入前30名,卡︾塔爾更是從2000年的第36位攀升至2012年的第10位。與此同時,一些國家經營環境出現一定ζ 程度惡化,比如,以色列、保加利亞2000年分別排名19、28,之後一直沒有進入前30名;2006年,立陶宛排名躍升至第19名,隨後跌出前30名;斯洛伐克共和國、斯洛文尼亞、拉脫維亞等三個國家2000年、2006年一直保持在前30名,2012年跌出。

                表2 2000年-2012年銀行業經營環境前30名國家(地區)(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2)風險水平持續卐改善。2000年,“一帶一路”沿線超過』半數國家(地區)不良貸款率集中於5%-20%,2006年主要集中於10%以內,2012年接近一半國家(地區)不良貸款率降々低至5%以內。尤其是中國、印度、印尼等融資規模較大經濟體,不良貸款率水平從20%左右,持續下降至5%以內。


                沿線國家銀行業環境及風險水平分布圖(2000)(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沿線國家銀行業環境及風險水平分布圖(2006)(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沿線國家銀行業環境及風險水平分布圖(2012)(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3)銀行業經營環境好的經濟體,融資規模普遍較大。2000年、2006年、2012年,銀行業經營環境較好的20大經濟體◤中,均有17個經濟體的︾融資規模也排在前20位,表明“一帶一路”主要國家的經營環境與融資規模基本匹配。但也有一些國家,比如愛沙尼亞、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拉脫維亞、立陶宛、約旦、匈牙利、黎巴嫩等,融資規模明顯低於銀行業整體經營環境評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些國家潛在資金需求較大。

                三、“一帶一路”國家戰略下我國銀行業面臨的五大機遇

                    “一帶一路”戰略將打造♂全球新的增長極,推動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拓∏寬產業投資和經貿合作水平等,蘊含著大量的金融業服務機會。

                    (一)“一帶一路”是未來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板塊

                    “一帶一路”涉及65個國家,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別約□占全球的63%、29%,這些國家都處於工業化、城市化發展的重要階段。近年來,受制於硬件設施等,“一帶一路”周邊大部分國家經濟增長放緩。通過“一帶一路”戰略性投入建設,有助於加快沿途國家的工業化、城鎮化進㊣ 程,打造與北美、西歐板塊並列的新的經濟增長板塊,進而改變未來世界經濟版圖。據初←步測算,“一帶一路”戰略將使該地區經濟增長率由過去▆十幾年的4%左右上升至6.5%左右,到2030年占全球GDP的比重有望達到35%,世界經濟增長中心和財富重心將向“一帶一路”轉移。經濟的快速發展和轉型升級,亟需重構與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的金融支撐體系。


                “一帶一路”周邊部分國家近5年GDP增長率(資料來源:wind,國際金融研究所

                   (二)基礎設施投資面臨較大機〗遇

                    從地理位置看【,“一帶一路” 基本上是中國向西開╲放之通道,經略方向主要是中亞、南亞和東南亞,並一直延伸到西亞、北非、俄羅斯及部分中→、東歐國家,未來還可能進一步拓展其他歐洲大陸國家,由此將構建起世界上跨度最長與最具發展潛力的經濟走廊。從幅射範圍看,大多為新興市場或發展中經濟體,正處於經濟發展的上升期,後發〓優勢強勁,但迫切需要解決交通、電力、信息等基礎設施嚴重不足的難題。據亞洲開發銀行估計,“絲綢之路經濟帶”區域未來10年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將達8萬億美元。一大批跨境鐵路、公路、海上航線、空中航線、油氣管道、輸電線路、通訊光纜和互聯網等方面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將全面啟動,具體包括:歐亞高鐵、中亞高鐵、泛亞高鐵等跨境高鐵,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D線、推進斯裏蘭卡港口建設運營、臨港工業園開發建設等基建,西氣東輸三線、四線、五線工程、中亞天燃氣管道D線等陸路跨境〖油氣管道,以及中緬、中塔、中巴等未【完成的跨境通信幹線等通訊及電力建設項目。

                   (三)貿易投資雙輪驅動打造跨區大動脈

                    1995年以來,中國進出口貿易額保持較快速度增長,近20年復合增長『率為16%,對“一帶一路”主要國家的貿易水平明顯高於整體水平,其中,對中亞、海灣、南亞國家貿易的復合增長率分別為26%、25%、21%。2014年,我國在全年進出口增速僅2.3%的情況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或地區出口增長超10%,與一帶一路國家或地區的進出口雙邊貿易額接近7萬億●元人民幣,占同期我國外貿進出口總值的1/4左右。與此同時,我國正在“一帶一路”沿線打造孟中印緬、中巴經濟走廊等。商務⌒ 部數據顯示,我國還在“一帶一路”沿線↑設立了77個經貿合作區,其中,35個處在“一帶”的沿線國家,42個處在“一路”的沿線國家。隨著2015年“一帶一路”戰略的全面實施,通過經貿合作區打造新的經濟合作平臺,全面改變與發展中國家的傳統合作模式,打造我國改革發展和對外開放的升級版,必將進一步促進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與投資往來,未來區■域內內貿易和投資可望保持較高速增卐長。隨著經貿合作區的落地實施,將催生大量跨境投資、貿易結算、貨幣流通等需求。



                過去十∮幾年進出口貿易增速(資料來源:wind,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對中亞五國貿易額快速增長(資料來源:wind,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與南亞五國貿易增速有所放緩(資料來源:wind,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與海灣國家貿易額持續上升(資料來源:wind,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四)全球資金配置與業務聯動

                “一帶一路”區域經濟體財政狀況相對較好,但儲蓄和投資嚴重不足,近年來呈持續下降趨ㄨ勢。整個“一帶一路”區域的投◥資率從1992年的29.5%降至2013年的28.1%,其中,獨聯體國家從1992年的37.8%降至2013年的23.1%,新興和發展中歐洲從1984年的25.7%降至2013年的20%。因此,“一帶一路”區內資金難以滿足其投資增長的需求,不足以支持龐大的戰略計劃,需要大量從區域外,尤其是歐美國際金融中心籌資。

                    (五)構建“人民幣區”,助推人民幣國際化

                    隨著大量中國企業和投資走出去,人民幣在“一帶一路”區域的認可度大大提升,將有助於在這條世♂界上跨度最長的經濟走廊⊙中形成“人民幣區”。“一帶一路”戰略將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新的發展動力,一方面,中國與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一帶一路”國家的中央銀行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定,中國大力拓展跨境金融交易管道,在全球14個清算行安排中,7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支持人民幣成為區域計價、結算及投融資貨幣。另一方面,龐大的貿易和基建投資規模將推動人民①幣計價及支付走進當地市場,為人民幣離岸市場發展創造有利條件。

                此外,金融機構和服務走出去,也有助於提升我國對外話語權的感召力、公信力,傳播當代中▂國價值理念,推動能ㄨ源金融中心建設,提升金融領域話語權。

                四、我國大型銀行具備全面服務“一帶一路”的基礎

                股改以來,我國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等大型銀行整體實力大大增強,海外機構布局不斷擴大,國際化經營能力持續提升,中行連續四年入選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已經成為我國銀行業走出去的支柱。截止2014年上半年,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等五家行境外資產合計8.5萬億元人民幣,較年〗初增長了21%,是2009年末的2.7萬億的3.3倍;營業收入、稅前】利潤分別為897億元、492億元,較2009年末均有較大幅度增長,我國大型銀行具備全面服務“一帶一路”的基礎。

                    (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一定的網絡基礎

                     截止2014年6月底,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等五家行海外機構覆蓋的國家數分別為40個、11個、40個、15個、12個,其中,在“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中,中行、工行分別在18個、16個國家設有○機構。但與國際一流的大型銀行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在“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中,花旗在32個國@ 家設有機構,占“一帶一路”沿線64個的一半,匯豐和渣打也分別有、27個和24個。與此同時,工行與中行在“一帶一路”區域的機構主要集中在亞洲,均在14個國家設有機構,匯豐則在23個國家設立機↓構,花旗、渣打分別為21個,均高於中資銀行。


                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設立機構的國家情況(wind,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二)是境外業務對集團的貢獻度持續提升

                2009年以來,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等五家行境外資產、收入、稅前利潤占集團比例均有了顯著的提升。比如,2009年末,工行境外收入、資產以及稅前利潤占比分別為3.5%、2.3%和4.1%,到2014年6月末,分別達到■了8.1%、6.3%和6.1%。但整體〗而言,除中國銀行保持傳統優勢,境外資產收入和稅前利潤占比均在20%左右,其他四家行的境外資產、收入、稅前利潤在集團中的占比◆仍偏低,均不超過10%。


                2014年6月末五大行海外業務在集團中的占比(數據來源:各銀行⌒ 年報

                    與國際大型銀行相比,我國大型銀行海外業務仍有較大發展空間。以匯豐和花旗為例,亞洲是匯豐和花旗的核心地區之一。2013年,匯豐銀行香¤港地區總收入占比從2009年的17%上升到24%,除香港、中東外的其他亞太地區的總收入占比從2009年的10%上升到16%。2009年以來,雖然花旗亞洲地區的收入占比持續下降,但2013年占比仍為20%,網點數占比則︻由從2009年的15%上升到16%。


                數據來源:各銀行↑年報。


                    (三)網點效能持續改善,未來發展潛力大

                    2014年以來,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等大型銀行的境外網點及人員的增速普遍放緩,但主要銀行的人均、網均資產規模不斷提高,網點效能得到改善。隨著未來國內經濟進入新常態,大型銀行在國內的增速也呈下行勢頭。未來,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大型■銀行海外發展速度有望進一步加快。

                    需要指出的是,我國銀行業在“一帶一路”也面臨一定挑戰。一是項目√可持續風險。“一帶一路”國家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建設等戰略性項目面廣、量大、周期長,部分項目的商業可持續性及信用風險較高,盈利水平波動極大。同時,大量國內企業借助“一帶一路”政策紅利走出去,部分沒有明顯競爭優勢的企業也ㄨ蜂擁往外走,很難獲得合理的回報。二是海外環境風險。多數中國企業不了解海外市場,尤其是▃商業環境。相≡對於較之西方發達的市場,“一帶一路”地區覆蓋地區經濟發展相對落後、法制不完善、既得利益往往和西方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市場風險比較大,這些因素都會增加中國資本的風險。三是沿線國家的政治風險。由於歷史和現實原因,“一帶一路”區域內各國差異較大,部分中亞國家內部不穩定、地區間國家矛盾尖銳▲。容易引起接受國政府與♂民眾關於國內經濟安全的擔憂。與此同時,“一帶一路”諸多基礎設施項目涉及多個國家,在具體推進中也面臨協調多方利益的難題。

                五、打造“一帶一路”區域的』主流銀行,提升我國大型銀行的國際競爭力

                    大型銀行應承擔起推動“一帶一路”戰略實施的歷史重任,利用國家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的優勢地位,加快國際化步伐,打造成沿途國家的主流銀行,全面提升國際綜合競爭力。

                    一是構建覆蓋“一帶一路”的服務網絡:滿足企業和個人走出去的需要。金融就像▂是“路”,企業要“走出去”,必須要先“修路”。為“走出去”企業服務的金融機構,要與企業形成良性互動,企業走到哪、金融服務就要跟到哪,企業需要什麽、金融服務就要提供什麽。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大型基礎設施的開工和工業園區的加快建設,大批中國企業將走向“一帶一路”沿線各國。中國大型銀行要充分▓利用國內企業、個人】和人民幣“走出去”的機會,加快“一帶一路”沿線的布局,尤其是在加大在巴基斯坦、卡塔爾、孟加拉國、阿曼、斯裏蘭卡、約旦、黎巴嫩、科威特等其他國際大行已設機構的地區的投◥入,形成較為完善的全覆蓋的機構網絡體系。同時,在“一帶一路”關鍵節點國家,選擇在本區有一定網絡基礎對象,考慮通過並購方式,盡快做大。

                    二是完善、豐富產品體系:滿足大規模基礎設施服務需求。“一帶一路”帶動了一大批戰略性大項々目,這些項目涉及國家廣、主體多、金額大、結構復雜,對金融產品的跨市場、跨領域、專業化等提出了很高要求。大型銀行應↘發揮全球網絡布局和多元化業◥務平臺優勢,創新產品和服務,幫助客戶用好海內海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為客戶提供“組合拳”式的金融解決方案。對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可為其提供銀團貸款、項目融資、股權融資、工程保險等服務;對大型資源開發項目,可為其提供財務顧問、並購貸款、投資銀行、融資保函、保理〓等服務;對海外產業園區建♀設,可為其提供跨境現金管理、訂單融資、大宗商品融資、福費廷、外匯資金等服務。除定制化的產品方案外,還可以通過專業化的跨境融資和服務平臺,延長客戶價值鏈,創造銀企雙贏。

                    三是打造一體化金融服務模式:推動跨境貿易投資發展。大型銀行要加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分行與其他□境內外分行聯動,利用集團海內外分支機構和多元化平臺資源,從全球資本市場,把各種機會、各個領域、各個客戶撮合起◢來,為“一帶一路”提供貸款、債券、股權等不同類︻型資金,滿足海外本土優質大型客戶的多元化資金需求,融入當地主流社會。同時,可以考慮在全球發行絲路債券融資,加強與國際、國內金融機構合作,發揮投行作用,做好風險防範。

                    四是構建全球融資體』系: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拓展↑資金來源。中國大型銀行可以∮發揮在全球主要金融中心機構網點和經驗的優勢,通過區內、區外的聯動,牽頭為大項目籌資。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區內有大量企業來自中國,我國銀行業可利用在境內服務客戶的優勢,與客戶形成良性互動,通過加強國內行與“一帶一路”區內沿線國、區外國家的業務聯動,使客戶走到哪裏,中國銀◣行業的金融服務跟到哪裏。

                    五是推動人民幣區域布局,構建“人民幣區”。目前我國已與28家央行簽署互換協議,涉及“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18個,規模達到1.4萬億元人民幣。大型銀行加強與沿線國家的貨幣互換合作,便利雙方企業以人民幣開展投資貿易活動,推動雙邊商業銀行提供人民幣結算和貿易融資服務。在全球14個清算行安排中,7個在“一帶一路”沿線(港澳臺、新加坡、卡塔爾、馬來西亞、泰國)。未來,大型銀行要構建以港澳臺、新加坡為中心,輻射“一帶一路”的布局合理的區域內人民幣清算安排。與此同時,可以馬來西亞伊斯蘭金融業務為基礎,輻射☆西亞北非。(作者:巴曙松)